?> 扬雄研究

四川历史名人系列│西汉儒学大师——扬雄

2020-07-27 16:46    来源:    作者:方志四川    浏览:71

西汉儒学大师——扬雄

谢灵慧

扬雄(前53—18),字子云,蜀郡郫县(今四川省成都市郫都区)人。西汉著名经学家、辞赋家、思想家、哲学家、语言文字学家、史学家。中国无神论思想家的先导,魏晋“玄学”的渊源,中国方言学研究的鼻祖。

汉代人认为,扬雄是西汉两百年中最杰出的人才,道德和学问可以和孔子媲美,称他为“西道孔子”;晋朝人认为,他堪与先秦诸子比肩,称他为“扬子”;现代人以他的学术成就涉及的领域众多,说他是“百科全书式人才”。王安石赞他“儒者陵夷此道穷,千秋止有一扬雄”;杨升庵诗云“何时一棹穿巴峡,得就杨雄问太玄”;刘禹锡的《陋室铭》将他与诸葛亮并举:“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班固所撰《汉书·扬雄传》记载:汉宣帝甘露元年(前53),扬雄降生在蜀郡郫都五陡口亭白鹤里一个“有田一廛,有宅一区,世世以农桑为业”的家庭。廛,颜师古注引晋灼日:“一廛,一百亩也”,《周礼·地官& #12539;司徒》载:“夫一廛,田百亩。”拥有百亩之田,在西汉属于典型的农耕家庭,家境并不富裕。到扬雄的时候,扬家的境况更为拮据,“家产不过十金,乏无右之”。虽然家境窘困,但扬雄自幼好学,且志向远大。《汉书·扬雄传》载:“雄少而好学,不为章句,训话通面已,博览无所不见。”“不为章句,训通而已”,说明扬雄在博览各种典籍时,不像汉代经生们一样严格按师法、家法理解,而是力求读懂弄通,掌握精神实质;“博览无所不见”是说扬雄的学习兴趣广泛,涉及面非常广,这为他以后在众多领域都有所建树打下了坚实基础。

西汉时期辞赋家、思想家扬雄(图片来自网络)


扬雄好学,小时候拜当时学者临邛 (今邛崃市)林闾翁孺门下学习3年。这3年学习,最大的收获是在语言文字上,他后来精通“古字奇字”、著《方言》,受这3年学习的影响很大。3年后,扬雄15岁时,又拜蜀中大儒郫邑严(字君平)门下,这一学,就是6年。严君平为其系统教授了《周易》《老子》等典籍和自己的哲学思想。严君平对扬雄的影响很大,除了哲学思想观念,还有政治思想。如“无为而治”“修身正法”“随时循理”的主张,对扬雄哲学思想的形成、政治观念的构建影响极大。扬雄发展了严君平“随时循理”的思想,演变为“因循革化”的哲学理论,不仅代表了他的哲学思想体系,而且代表了他的历史发展观。扬雄还将严君平传授的新道学用于儒学研究,在此基础上创立了一门新儒学——玄学。他的《太玄》《法言》,都是在这种思想影响下形成的儒学大作。  

古代许多杰出人物都是在青年时期就开始了漫游生活。儒家学派创始人孔子年轻时就独自游览至周国,向老子问礼。西汉史学家司马迁也是为了“网罗天下放失旧闻”,弥补读书学习的不足,到名山大川、历史圣地去实地考察,获取第一手可靠的历史资料。

汉成帝建始四年(前29),25岁的扬雄开始了在蜀中的漫游生活。他到过成都、绵竹、汶山(今汶川、茂县一带)等地,之后又游历了犍为、越(大约相当于今川南和西昌一带)。在蜀中各地考查山川名胜、风土人情,为他后来撰写《蜀王本纪》《方言》打下了良好基础。

著述丰硕

汉成帝阳朔四年(前21),33岁的扬雄来到京城长安,在老乡杨庄引荐下,扬雄在侍中王音府中做“门下史”(相当于王音的私人幕僚)。这段时间的扬雄很是清闲,他把主要精力放在钻研学问和拜访名人学者上,并启动了他长达27年的“殊方异语”调查整理。

按照汉朝的制度,各郡和各诸侯每年都要派使者进京汇报工作,将全年人口、钱粮、治安等情况上报朝廷,称“上计”。另外,臣服汉朝的四方少数民族酋长,每年也要派使者到长安纳贡或朝见天子,称“朝聘”或“朝觐”。“上计”或“朝觐”的使臣(使者)来自全国各地,说着不同的方言。每逢“上计”或“朝觐”时,扬雄便带着笔和油素(当纸用的一种绢帛)赶往使者们下榻的驿馆,向使者们询问“异语”,并把这些“殊方异语”进行记录整理。这一工作他坚持了27年,直到晚年,他才将这些资料和早年师从林闾翁孺时所得的《方言梗概》一并进行整理,完成了世界上第一部方言研究著作——《輶轩使者绝代语释别国方言》,后代简称《方言》,在语言学研究方面为后代留下了宝贵遗产。扬雄的仕途始于向汉成帝献赋。《汉书·扬雄传》载:“孝成帝时,客有荐雄文似相如者,上方郊祠甘泉泰畤、汾阴后土,以求继嗣,召雄待诏承明之庭。正月,从上甘泉还,奏《甘泉赋》以讽。……其三月,将祭后土,上乃帅群臣横大河,凑汾阴,……上《河东赋》以劝。……其十二月羽猎,雄从……故聊因《羽猎赋》以讽。”,扬雄的四篇大赋皆诞生于这一时期。汉元延二年(前11)至元延三年(前10)的这一年多时间里,扬雄以“待诏”的身份,伴随汉成帝参加了规模浩大的郊祀、游猎活动,留下了“四赋”《甘泉赋》《河东赋》《羽猎赋》《长杨赋》。“四赋”都以劝谏为主题,是希望成帝“辍观游,弘仁惠”,结果不仅没有阻止观游,反而第二年又“观猎长杨”,规模更大,更扰民。“四赋”劝谏失败,彻底改变了扬雄对赋的看法,甚至认为赋是“雕虫篆刻”“壮夫不为也”,于是转而研究哲学,专心著述。融会儒道两家思想,拟《易经》完成《太玄》,拟《论语》完成《法言》,两部著作的完成,创建了一个严谨而精细的哲学体系,它们在中国哲学史上占有特殊的地位。扬雄一生孜孜以求,著述丰富,除了《太玄》《法言》《方言》外,还有《蜀王本纪》一书传世。尽管流传至今的《蜀王本纪》只有1333字,但它是古蜀历史最原始、最直接的文献资料,是关于古蜀历史“现存最可靠之纂缉文字”,其中关于古蜀“五王”、大禹为汶山郡广柔县人、蜀首李冰做石犀等史料,对今天研究古蜀史、大禹与夏史、老子与《道德经》、李冰与都江堰等历史,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蜀王本纪》辞赋创作是扬雄最具有影响力的成就。据《汉书·艺文志》载,扬雄所作辞赋12篇,为《甘泉》《河东赋》《羽猎赋》《长杨赋》《解嘲》《解难》《反离骚》《广骚》《畔牢愁》《绵竹颂》《蜀都颂》《逐贫赋》。扬雄的辞赋数量不多,都是他50岁以前所作,但成就和影响很大。历代文人在其作品中常常称引扬雄辞赋。《文心雕龙& #12539;诠赋篇》在评价汉代赋家时,将扬雄同汉赋的代表作家枚乘、司马相如和王褒并称,并且认为扬雄、王褒发展了汉赋:“枚、马同其风,王、扬骋其势。”,与司马相如、班固、张衡合称“汉赋四大家”。扬雄在史学评论方面也颇有建树。据唐代史学家刘知几《史通& #12539;古正史》记载,扬雄、刘歆等人都曾续撰《史记》。按照王充《论衡& #12539;须》的说法,扬雄著有记载汉宣帝到汉平帝近80年间历史事件的著作:“司马子长纪黄帝以至孝武,扬子录宣帝以至哀平。”另一方面,扬雄在《法言》中提出了自己的史学见解,表现了史学家的卓越眼光。扬雄在《法言& #12539;重黎》中评论几部史书时,提出了撰写历史著作应坚持的三条基本原则:一是“立事”,认真记述历史事件;二是“品藻”,客观评价历史人物;三是“实录”,坚持秉笔直书、实事求是。扬雄的著史原则对后世的史学研究影响深远。


明末清初刻本《法言》


唐诗宋词赞扬雄

扬雄作为一位中国文化史上具有巨大影响力的历史人物,其形象深入唐宋诸多诗人、词人心中:

扬雄闭门空读书,门前碧草春离离。

不加拂农且归去,世上浮名徒尔为。

——戴叔伦《行路难》

甫昔少年日,早充观国宾,

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

赋料扬雄敌,诗看子建亲。

——杜甫《奉赠韦左丞丈二十二韵》

朝忆相如台,夜梦子云亭。

——李白《淮南卧病书怀寄蜀中赵征君蕤》

子云清自守,今日起为官。

——杜甫《送杨六判官使西蕃》

柳巷向陂斜,回阳噪乱乌鸦。

农桑子云业,书籍蔡邕家。——耿湋《题杨著别业》

子云尝燕居,作赋似相如。

闲成考课奏,别贡贤良书。

——权德與《户部王曹长杨考功崔刑部二院长并同钟陵使府之旧因以寄赠又陪郎署喜甚常僚因书所怀且叙所知》

子云只自守,奚事九衢生。——(韩意《闲游二首》)路通元亮宅,门对子云居。——牟融《题朱庆余闲居四首》草生元亮径,花暗子云居。

——王勃《田家三首》

暮雨扬雄宅,秋风向秀园。——李郢《园居》夜台今寂寞,犹是子云居。——高适《哭单父梁九少府》寂寂寥寥扬子居,年年岁岁一床书。——卢照龄《长安古意》何当醉酒扬雄宅

——韩淲《贺新郎·又见年年雪》

待好好归来,协筒载酒,同访子云去。

——吴泳《摸鱼儿·郫县宴同官》

收拾锦囊诗,要寄扬雄宅。——辛弃疾《生查子·山形寄杨民瞻》王莾新朝天凤五年(18),扬雄走完了他辉煌而艰辛的一生,享年71岁。纵观扬雄一生,著述丰富,成就杰出,他为中国传统文化的发展和传承作出了卓越贡献。成都的洗墨池和墨池书院,郫都区的扬雄墓,绵阳的子云亭,无不显示出后世对这位西汉儒学大家的敬仰之情。



 

扬雄研究 2018-2088 All Rights Reserved 扬雄研究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904194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