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扬雄研究

扬雄提出“禹本汶山郡广柔县人”的意义

2020-06-29 16:07    来源:    作者:李殿元    浏览:100

在中国人的心目中,大禹是伟大的治水英雄,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国家——夏朝——就是他建立的。记载于史书和流传于民间的大禹的丰功伟绩,折射出大禹近乎完美的人格和高尚的品德,并因之而成为中华民族传统精神的楷模。他在治水中不畏艰险、身先士卒、公而忘私、仁德爱民的伟大品格,是中华民族精神的体现,同时也为他赢得了后世子孙的崇敬和传颂。大禹的杰出贡献,对中国历史的演进和发展以深远的影响。可以肯定地说:不论大禹出生在哪里,他都是属于全中国的而不是某地域的。

 -------------------------------------------

 

  

 扬雄提出“汶山郡广柔县人”的意义

  

 

 



大禹与黄帝被公认为是中华民族的“人文始祖”。中华民族对先祖每年一次的国家级公祭典礼就是以“北有黄帝陵,南有大禹陵”的格局而展开的。不过,按司马迁的考证,黄帝是传说人物,中国真正的信史时代是从大禹开始的。


古籍记载,大禹治水十三年,足迹遍布九州大地,终于解除了水患并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国家。大禹的传说故事在全国各地世代相传,许多名山大川都传说被大禹治理过。这其中当然有好些未必是真实的历史,只是因为大禹及其事迹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以至于后来在全国各地出现或陆续兴建起不同类型的“禹迹”。有关大禹的遗迹或纪念建筑,不仅分布广,而且数量多,遍及河南、山西、山东、陕西、四川、重庆、贵州、湖南、湖北、安徽、江苏、浙江等十余省。许多地方至今保存着有关大禹的遗迹或纪念性建筑。


上世纪80年代以来,在四川,由于以三星堆遗址、金沙遗址为代表的大量秦汉之前的考古发掘,充分证实了三四千年前的古蜀国,其文化科技有着决不亚于中原地区的辉煌时代,理应是中华文明起源之一。作为中华文明起源之一的古蜀地,因为大禹是蜀地羌人而为古蜀地的远古辉煌更增加了浓墨重彩。

关于大禹的出生地,就目前所能见到的留传至今的古代文献资料,以“大禹出于西羌”并将这“西羌”指向今岷江上游即四川西北部为较普遍的学术认同。考古发掘已经证实,在三星堆文化最为辉煌的四千年前,整个西南、西北地区,最著名的是羌人。从甘肃河湟一带一直往南,到四川岷江上游,再到金沙江流域,基本上都是羌人的活动范围。


既然蜀地在远古时期就属“西羌”,有羌人,大禹当然就可能是蜀地羌人。那么,作为两汉交替时期的学术大家扬雄,他在《蜀王本纪》中写下“汶山郡广柔县人,生于石纽……”之文字,就应该是可信的史料。


扬雄之后,关于大禹是蜀地羌人的认识得到了很多学者的认同。[18]


《三国志·蜀书·秦宓传》记载,“益州学士”秦宓在与夏侯纂、古朴、王普的谈话中说:“蜀有汶阜之山,江出其腹,帝以会昌,神以建福,故能沃野千里。淮、济四渎,江为其首,此其一也。禹生石纽,今之汶山郡是也。


为《三国志》作注的南朝宋人裴松之(他可不是蜀地学者而是中原学者)在秦宓说“禹生石纽,今之汶山郡是也”处作了如下注引:“《帝王世纪》曰:鲧纳有莘氏女曰志,是为脩己。上山行,见流星贯昴,梦接意感,又吞神珠,臆圮胸折,而生禹于石纽。谯周《蜀本纪》曰:禹本汶山广柔县人也,生于石纽,其地名刳儿坪,见《世帝纪》。”


东晋人、《华阳国志》的撰写者常璩在《蜀志》最后仿“太史公曰”的总结,是如下一段话:“譔曰:蜀之为邦,则天文,井络辉其上;地理,则岷嶓镇其域;五岳,则华山表其阳;四渎,则汶江出其徼。故上圣,则大禹生其乡;媾姻,则黄帝婚其女。……”



 

  

扬雄提出“汶山郡广柔县人”的意义

  

 

 



在《华阳国志·蜀志》的“汶山郡”中,常璩写有:“郡西百里。有石纽乡,禹所生也。夷人共营其地,方百里,不敢居牧。有过,逃其中,不敢追,云畏禹神;能藏三年,为人所得,则共原之,云禹神灵祐之。”


东汉著名学者范晔在《吴越春秋·越王无余外传》记载:“鲧娶于有莘氏之女,名曰女嬉。年壮未孳。嬉于砥山得薏苡而吞之,意若为人所感,因而妊孕,剖胁而产高密。家于西羌,地曰石纽。石纽在蜀西川也。


三国西晋时期学者皇甫谧《帝王世纪》记载:“伯禹夏后氏,姒姓也。母曰修己,见流星贯昴,梦接意感,又吞神珠,薏苡,胸拆而生禹于石纽,虎鼻大口,两耳鼻参镂,首戴钩,有胸玉斗,足文履已,故名文命,字高密。身九尺二寸。长于西羌,夷人。……禹父鲧,母修己,见流星贯昴,梦接意感,又吞神珠,薏苡,胸拆而生禹于石纽。……伯禹夏后氏,姒姓也,生于石纽。……长于西羌,西羌人也。……禹,六月六日生于石纽。(广柔)县有石纽邑。”

北魏晚期的郦道元《水经注·沫水》“广柔县”条记载:“县有石纽乡,禹所生也。”
唐人李吉甫编撰的中国唐代地理总志《元和郡县志》记载:“禹,汶山广柔县人,生刳儿坪。”
北宋时期欧阳忞编撰的地理学著作《舆地广记》记载:“(石泉)隋汶川县地,属汶山县。唐贞观八年析置石泉县,属茂州,皇朝熙宁九年来属。有石纽山,禹之所生也。”
南宋时期祝穆编撰的地理类书籍《方舆胜览》记载:“禹生于石纽。”
南宋时期罗泌所撰《路史》,记述了上古以来有关历史,地理,风俗,氏族等方面的传说和史事,《路史》记载:“鲧,高阳氏孙,字熙,汶山广柔人也。鲧纳有莘氏女曰志,是为修己,年壮不字,获若后于石纽,服媚之而孕,岁有二月,以六月六日屠疈而生禹于焚道之石纽乡。所谓刳儿坪者,长于西羌,西夷之人也。”
宋人徐天祐注《吴越春秋·越王无余外传》记载:“(石纽)在茂州石泉县。其地有禹庙,郡人相传,禹以六月六日生此。《元和郡县志》:‘禹,汶山广柔人,生于石纽村。’《水经注》:‘县有石纽乡,禹所生也。广柔,即今石泉军。’”……
这样多的学者异口同声地说大禹是蜀地羌人,足以说明,历史上以中原学者为主流的学术界对大禹是蜀地羌人的认同是有充分依据的。

在扬雄的时代,虽然他努力地去追寻古蜀历史、古蜀文化的真相,遗憾的是,他和他的同时代的学人们,穷尽努力,限于当时的条件,效果并不大。好在由于他的努力,给我们留下了《蜀王本纪》,尤其是其中关于大禹是蜀地羌人的资料,为后人查证这段历史提供了依据。在改革开放的今天,辉煌的古蜀历史、文化已经被许许多多的发掘所证实;大禹是蜀地羌人的认识也被越来越多的学者所认可;因为这,我们应该首先感谢最早为此而作出努力的扬雄。

 

扬雄研究 2018-2088 All Rights Reserved 扬雄研究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904194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