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扬雄研究

大型歌舞剧《扬雄传》

2020-05-09 10:18    来源:    作者:admin    浏览:57


梗概:以西汉大儒扬雄为主角,讲述他三个历史阶段求学、做官、做学问的故事。


    引言:


    画外音:《汉书·扬雄传》记述,扬雄字子云,成都s市郫都人,少而好学,博览无所不见。扬雄生平学问渊博,才识绝伦,著述宏富,他不仅是西汉的著名文学家,也是哲学家、天文历法家和语言学家,事实上应推为继承先秦诸子百家学术、思想、精神的文化巨人,对后世影响颇为深远。


 


LED屏幕(文字:京师仕途)


  1. :京师仕途

     

        画外音:扬雄40岁前往京师长安 ,成为当朝大司马王音的门下吏。


 


第一场:名动天子,君前成名


 LED背景 皇宫大殿


 人物:  汉成帝    骜 ào


   大司马     


         


      赵飞燕


    场景一:皇宫大殿成帝荒淫作乐,一群舞者在一舞女的带领下跳舞,舞女唱诗经里(采薇),8名舞女随之伴舞。  


    堂上成帝色迷迷的看着赵飞燕:大司马则气定神闲,杨庄略有心事。


    一曲完毕  成帝拍手称好:好好好,如此美景,又有如此美人,朕心甚是开怀,来来来,王爱卿,杨爱卿,陪朕共饮一杯。


大司马、杨庄齐声道:谢陛下厚爱。


三人饮毕。


成帝对赵飞燕道:来,爱妃,与朕共饮一杯。


飞燕:谢陛下


赵飞燕与成帝对饮。


    大司马、杨庄眼观鼻 鼻观心,眼不见心不烦。


    杨庄猛然抬头道:陛下,臣近日偶读一篇美文,愿诵一段助兴。


    王音附和:陛下,仲德这个提议甚好。


    成帝大悦:恩~准。


杨庄往前走两步,朗声(反离骚):


      横江、湘以南 兮,云走乎彼苍吾,驰江潭之泛溢兮,将折衷虖hū重华.[]舒中情之烦或兮,恐重华之不累与,[]陵阳侯之素波兮,岂吾累之独见许?[]


    精琼靡与秋菊兮,将以延夫天年;临汨mì罗而自陨兮,恐日薄於西山.[]解扶桑之总辔pèi兮,纵令之遂奔驰,[]luán皇腾而不属兮,岂独飞廉与云师![]


 


    诵完,殿上人皆拍手称好


    赵飞燕也在一旁拍手:美哉,妙哉呀!陛下


    成帝大悦道:好!杨爱卿,此文豪气冲天,气势磅礴,语汇华丽,是何人所作?


    杨庄道:回陛下,此文乃是臣一位蜀中同乡扬雄,扬子云所作。


    成帝道:哦,蜀中真是才子辈出啊!


    大司马王音道:那是陛下明德,才有才子辈出之局面啊!


    成帝道:哈哈哈,前几日大司马给朕举荐过那扬子云,说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人才。此人现在何处?


    王音:回陛下,扬雄早已在殿外待宣了。


    成帝:好!宣。


    身边太监传话:宣扬雄觐见


 


第二场 大殿得功名


   (配乐)扬雄上场,跪拜道:草民扬雄,拜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成帝:免礼,平身。


扬雄:谢陛下


   成帝: 扬雄,朕适才偶然听闻你作的……转头看杨庄。


   杨庄道:回陛下,《反离骚》


   成帝:哦,对, 反离骚,颇有相如之风啊!


   扬雄:陛下谬赞,草民惶恐


   成帝:朕之前读过《蜀都赋》,还以为是司马相如作所,却不想是你所作。


杨雄:小人拙文,能入圣眼,实属陛下仁德。


成帝:哈哈,朕看你是个人才,今日又得大司马举荐,留你在身边做个待诏,待时机成熟,再行擢升。


   扬雄略有迟疑,抬头看王音,


   王音连忙说:还不快谢过陛下


   扬雄连忙跪下:谢陛下隆恩。


   大司马、杨庄齐声道:恭喜陛下又得一贤才


   成帝:哈哈哈哈。。。。。。。


   拉着赵飞燕起身


   太监:起驾,


    众人跪拜:恭送陛下。。。。。


 


第二章 四大劝谏赋


  


   画外音:扬雄因文章才华出众得到皇帝的召用,成了朝中一名文学待诏之士。他相继撰写了《甘泉赋》《河东赋》《羽猎赋》《长杨赋》等文采飞扬的辞赋,通过对汉成帝功业的歌颂而委婉地表达了讽谏之意。并因为羽猎赋受到擢升,终于成为一名有编制的官员:黄门侍郎


第一场 文动京师


   场景:小酒馆里  一群文士在一起饮酒作赋 舞台上有歌姬在跳舞(做一个酒桌道具 约十公分高 可用第一章的台子代替)


   人物:杨庄  扬雄  


         文士数人


 


   扬雄:仲德兄,雄深知多亏有你和大司马的举荐,才能在京师立足,来,雄敬仲德兄一杯。


   杨庄:诶,子云兄,此言差矣,就算杨某不举荐,以子云的才华,受到陛下赏识,那是迟早的事,只不过在下先做了这个好人,哈哈哈,来来来,干一杯。


二人对饮  


杨庄:对了,子云兄,这次恭喜你啊,陛下看了你的《羽猎赋》,甚是高兴,赐黄门侍郎,可喜可贺啊!!


扬雄却并不开心,望天叹息。杨庄不明就里,问道:子云兄似乎对升迁不满意?


扬雄:仲德兄此言差矣,升官发财人人皆向往,我扬雄也不例外,只不过,我这篇《羽猎赋》并非为了歌功颂德,也不知陛下能否明白扬雄的一片苦心。唉~~~


杨庄:算了,今日说点开心事,来 喝酒


   两人频频碰杯,


 


(文士上场)


   一旁的文士听闻扬雄和杨庄的对话,都凑过来,


   文士甲:原来是蜀中两位才子在此雅会。  


扬雄道:才子不敢当,不知阁下是?


文士乙:我等都是从各地慕名而来的学子,望在京师谋一个好差事,能在此遇到二位前辈,实在是三生有幸。


扬雄:这位杨庄,杨仲德才是才子呢!


杨庄:不敢当,不敢当!


文士丙:恕我等冒昧,想与二位前辈共饮一杯,不知是否。


扬雄:喝酒嘛,小事一桩,仲德兄,你看如何?


杨庄:能与诸位青年才俊共饮一杯,以酒会友,也是一桩美事啊!来,咱们共饮一杯。


   众人齐声叫好,又干了一杯。


   文士甲:听闻子云先生刚为陛下作了一首《羽猎赋》,可否诵出一小段,让我等后辈一饱耳福。


   众人又齐声叫好


   扬雄面有难色:仲德兄,这……


   杨庄:子云兄,今日难得开怀,你莫要辜负了学子们的一片诚心啊


扬雄点头,站起来:雄献丑了!


他清了清嗓子,朗声道:


於是天子乃以阳晁cháo始出乎玄宫,撞鸿钟,建九旒liǘ,六白虎,载灵舆,蚩尤chī yóu并毂gǚ,蒙公先驱。立历天之旗,曳捎星之旃zhān霹雳列缺,吐火施鞭。萃傱sǒng yǎn沇溶,淋离廓落,戏八镇而开关;飞廉、云师,吸嚊潚sǜi sǜ率,鳞罗布列,攒以龙翰。啾啾跄跄,入西园,切神光;望平乐,径竹林,蹂蕙圃pǚ,践兰唐。举烽烈火,辔pèi者施披,方驰千驷,校骑万师,虓虎之陈,从横胶曷hé,猋biāo泣雷厉,驞bīnpēng駖líng,汹汹旭旭,天动地及。羡漫半散,萧条数千万里外。


 


   诵罢,众人皆鼓掌叫好:“果然是大作之才,我等受教了!”


扬雄拱手表示感谢。众人又一起干杯恭贺


王忠在一旁喝酒,听到二人对话,起身过来


王忠:呵呵,想不到,居然在此地遇到二位侍郎。


杨庄:不知阁下是?


扬雄:仲德兄,此乃王忠,王贤良,当年,我二人皆在大司马王音府上做门客。


杨庄:哦,贤良兄有礼了。


王忠(很傲气的):好说


扬雄:贤良兄,如今在哪儿高就?


王忠:呵,高就不敢当,小弟文不如你,运亦不如你,当年大司马王音举荐了你,却将我忘在了九霄云外,如今你已是黄门侍郎,而我仍是一个门客,只不过换了一个主子,在新都侯府上。


扬雄:哦,原来王兄在新都侯王莽府上,新都侯为人谦逊,深得朝野上下好评,是王兄的福分啊。


王忠:呵呵,福分?不如子云兄你啊。凭一篇《羽猎赋》就得皇上封赏,有福的是你子云兄啊!


扬雄:贤良兄哪里话,让雄无地自容啊。


王忠:闲话少说,既然遇见了就一起喝一杯,希望下次再见之时,子云兄早已飞黄腾达。哈哈(说完自饮一杯,不管二人,自己离开了。留下发楞的二人)


杨庄:子云兄,看来,这个人恨上你了


扬雄:我与他近日无仇 往日无怨,不至于吧。


杨庄:此人小人行径,子云兄要多加提防。


二人对视无语  本场完毕


第二场  内心何去何从


有客来访


 


  画外音:汉成帝后,汉哀帝即位,扬雄一直以黄门侍郎之职在京城生活,并编写了日后令世人震惊的《太玄》


 


 场景(LED):扬雄的府上


 


  场景(LED) :扬雄府上


   人物:扬雄  候芭  王莽 王忠


   扬雄正在院子里看书,候芭进来报:老师,大司马王莽来访。


   扬雄一脸诧异:哦,王莽?快,有请大司马进来。


   候芭转身请王莽入院,


   王莽边进来边说道:哎呀呀,莽不请自来,请扬侍郎不要见怪哦。


   扬雄急忙躬身拱手:扬雄有失远迎,望大司马恕罪,大司马纡尊降贵,令寒舍蓬荜生辉,又何来见怪。大司马请上座。(邀王莽坐于主位)


   王莽:哈哈哈,久闻扬子云为人谦厚,真是百闻不如一见,今日造访,实属唐突,不过,莽却是因为一事不明,特请教而来


   扬雄:呵呵,请教不敢当,大司马但讲无妨,雄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王莽:昨日,莽夜读 《礼记·檀弓下》孔子过泰山侧 ,有妇人哭于墓者而哀,夫子式而听之,使子路问之,曰:“子之哭也,壹似重有忧者。”而曰:“然。昔者吾舅死于虎,吾夫又死焉,今吾子又死焉。”夫子曰:“何为不去也?”曰:“无苛政。”夫子曰:“小子识之:苛政猛于虎也。” 一时间,感悟甚多,却无头绪,故今日冒昧上门讨教。望侍郎不吝赐教


扬雄心下一凛,抬头望王莽一眼。王莽回看扬雄一眼,身旁王莽的幕僚王忠满脸不屑的看着扬雄。


扬雄迟疑片刻,道:大司马言重了,此篇文章,天下学子皆知,乃是夫子想告诉学生,同时也是告诉当时的君王残暴的统治比老虎还要可怕,要实施仁政,百姓才会拥戴,才会愿意接受统治。大司马,不知在下解释的可对?


   王莽面带难色,似乎心不在焉,眉头紧缩。身旁王忠面露奸笑。


   扬雄又喊了一声:大司马?


   王莽这才回过神来:哦哦,侍郎果然才思敏捷,本官受教了。不知侍郎如何看待我朝今日之势。


   扬雄:大司马恕罪,朝政之事,雄不敢妄言。不过雄以为:“万物负阴以抱阳,冲气以为和。”


   王莽脸色阴沉的看着扬雄


   王忠同王莽私语:大司马,此人就是一书呆子。     王莽突然大笑道:好,好好,好一句万物负阴以抱阳,冲气以为和。侍郎不愧为我朝的大才子。莽受教了。


   王忠傻站着不知道王莽为何叫好。


   扬雄:大司马过誉了。


   王莽:侍郎到从蜀地到京师已有些年头了吧,若以后有何难处可告知于我,我定当竭力相助。


   扬雄:谢大司马挂怀,雄谨记在心。


   王莽:今日多有叨扰,望侍郎见谅。有机会还会向侍郎求教,本官还有公务,就先行告辞。


   扬雄、候芭躬身拱手:恭送大司马


   出门后王忠问侯爷:大司马今日之行可有斩获?


   王莽:那是自然,扬雄刚才那句话就是说仁义之君应为天下百姓做主,哈哈哈哈。


王忠在旁一副恨恨的样子。


画外音:王莽不知,扬雄此言乃是劝诫他,万物有万物的自然规律,这也是扬雄日后《太玄》中的阴阳理论


   看着王莽离开,扬雄松了一口气自言到:今日大司马造访,不知是福是祸啊!候芭,你入门两载有余了吧,看你忠厚善良,不知政事,为师一直把你当成儿子一样看待,如果有一天,为师落难,你要及时离开,莫受牵连。


候芭:老师,(跪拜)


第三章:王莽之新朝


  


王莽新朝


场景:高祖庙


   画外音:公元6年,汉平帝病死,王莽立孺子婴(即刘婴)为皇太子,王莽代天子朝政,称假皇帝,次年,王莽大加利用献符命说自己为真命天子,不久入高祖庙拜受,御王冠即天子位,国号“新”,称始建国元年(公元8年腊月)。


(伴随画外音,王莽登基仪式同时开展,无台词)


 


扬雄受封


   画外音:王莽篡汉后,多人受封,扬雄被赐中散大夫,天禄阁编修  扬雄一生苦读,本想学得文武艺,卖与帝王家,为天下百姓尽点自己的绵薄之力。不想却成为篡汉贼子的臣子,这将成为他一生的耻辱。 


王莽的新朝伤透了扬雄的心,作为读书人的他,身上背上了一个巨大的污点,于是,他抛弃了辞赋,明确指出辞赋乃“童子雕虫篆刻”之小技,“壮夫不为”,转而研究经世之学。


扬雄从此在天禄阁校书,不闻政事,偕心研究。


第一场 奸佞构陷


   LED背景显示王忠花园,王忠在家欣赏歌舞 饮酒作乐。


   王忠手下上前道:老爷,甄丰的儿子甄寻和刘歆(xin)的儿子刘棻(fen)又上书献符命,已被陛下打入大狱。还下令将所有牵连之人都逮捕,不必禀报。


   王忠摸着胡子,奸笑道:陛下看重扬雄文采,曾在大殿之上称其辞赋为新朝之最,还想扬雄为其做赋,让我等颜面尽失。


   王忠手下溜须拍马道:那个书呆子的文采怎能同老爷相提并论。老爷,扬雄平日同甄丰父子及刘棻都十分相熟,此时不铲除这个书呆子,更待何时。


   王忠一边喝酒一边说:陛下不是都下令了吗?让刑部派人,跟我走一趟。


   王忠手下奸笑道:是。


王忠下场  转场天禄阁


第二场 扬雄投阁


 


 


   扬雄正在收拾书籍 


   扬雄的徒弟侯芭 急匆匆进来,大喊:老师,老师,


   扬雄: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候芭:老师,王忠带着刑部来人了


   扬雄道:前来所谓何事?


   候芭:刘棻(fen)因献符命一事被发配边疆充军。老师你与甄丰父子及刘棻都十分相熟,刘棻还跟老师学习过古文字。定是因此受到牵连了。


   扬雄:唉,现已有不少无辜之人因此事受到牵连,王忠如今是陛下面前的红人,刑部也听命于他。为了邀功,他定会借此大做文章。唉,想我扬雄不问朝政,一心只在天禄阁教书,却招来如此横祸。这次恐怕难逃一死了,罢了,罢了。


(扬雄说话间外面一整嘈杂,刑部的捕头上场)


 


扬雄说话间,纵身一跃(候芭惊呼 老师),从数丈高的天禄阁上往下跳去,希冀一死。


候芭上前接,扬雄非但没死,伤势也不很严重。


捕头道:扬雄,你跟甄丰父子及刘棻(fen)一案有瓜葛,跟我们走一趟吧


王忠道:扬雄,想不到你居然也参与了献符命的事。


扬雄:你知道我与此事并无瓜葛。


王忠:哈哈,有没有不是我说了算,是陛下说了算,不知道这次你的辞赋能不能救你。哈哈。


说罢就大摇大摆离开,


说罢,几人锁扬雄下场


侯芭追下场


第六章  潜心著巨著 寂寞度余生


画外音:不久,王莽听闻扬雄投阁,免去处罚,让他回天禄阁校书。扬雄总算逃过一劫。大难不死的扬雄再也没有了当官的欲望,决心潜心著书,


LED显示扬雄家中的画面,


扬雄在等下看书,写书。


画外音:  扬雄晚年,本欲远离政治,却偏偏遇上一次政治危机,害得他差点丢了老命。投阁事件发生时,扬雄已67岁,这无疑使这个垂暮老人深受创伤。事变后。扬雄曾“因病免”。不久“复召为大夫”,这可能是为了解决家境的极度贫困。。家道窘贫,晚年犹甚,门庭冷落,嗜酒无钱,只有靠向人传授古文字学,来换取几斗白酒。这就是一个正直知识分子不与统治者合作,不愿同流合污的下场。在一个没有是非公道的社会里要保持清高的人格真是谈何容易!


扬雄晚年是在丧子、失意、贫窘中度过的,他最后给我们留下了《太玄》和《法言》,《方言》《蜀王本纪》等皇皇巨著。这位一生老于郎吏的寂寞之人。终年71岁,死在了长安。后来他的弟子候芭将扬雄的尸骨带回了扬雄的故乡-成都市郫县友爱镇。


LED显示 子云墓的图片()


 

扬雄研究 2018-2088 All Rights Reserved 扬雄研究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904194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