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扬雄研究

安逸郫都农家乐 扬雄故里花满城

2020-04-01 09:16    来源:    作者:新华社    浏览:90

子规声里,雨如烟。

儿时读唐诗宋词,对江南充满了一种特别的向往。长居成都,却偶然发觉,有一个地方,仿佛一抹天际的春色,点染间,存着江南的诗意。“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不知为何,在唐昌的大椿巷,在三道堰一间可以听雨的茶馆,在油菜花黄的扬雄绿道,在青杠树村的一弯荷塘,就会有如此的感觉。后来,我和家人朋友,就成了郫都花开花落、鸟鸣山中的常客。

当窗外,听见子规叫了,遂想着去看友爱的海棠,又一树树、一街街地开了。

扬雄

郫都友爱镇,是我写过两次的西汉大儒扬雄(前53-18)的故乡。“雄少而好学,不为章句,训诂通而已,博览无所不见。为人简易佚荡,口吃不能剧谈,默而好深湛之思,清静亡为,少耆欲”,年少的扬雄,应该是一个十足的木头书生吧。那时候,他很羡慕同乡前辈、和他一样说话结巴的司马相如(约前169-前117),“长卿赋不似从人间来,其神化所至耶”“蜀有司马相如,作赋甚宏丽温雅,雄心壮之,每作赋,常拟之以为式”,然而,一心想超越司马相如的这个天才少年,其高远的理想,或许只是一方书斋与一卷学问。

少年扬雄牧牛

“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扬雄对故乡充满了固执的热爱。他曾经耗尽资产,先后把两个夭折的孩子千里万里地送回老家安葬。他在《蜀都赋》里说,“蜀都之地……禹治其江,渟皋弥望,郁乎青葱,沃野千里”,我很怀疑他写下的此景象,就是他儿时跟随老师严君平读书的时候,在横山上,在徐堰河和柏条河的水声里,对一片郫都之地的极目远望。

友爱镇是清河、三元两场合并而来,据说三元场曾叫三玄场,清初为了避康熙皇帝玄烨的讳才改“玄”为“元”。三玄场,一说是指扬雄的三部著作,一说是源于《太玄》分三卷。总之,三玄场,是为了纪念子云村一个五世单传、之后再没扬姓的村民“西汉一代大儒”扬雄。

淳熙丁酉岁(1177)六月,在四川制置使任上为官两年就离开成都的范成大,临走游览了一遍郫县。他在《吴船录》里写道:“郫邑屋极盛,家家有流水修竹,而杨氏之居为最。”他所记述的这个杨氏,不管与昔日的扬雄是否有亲戚关系,至少见证了杨姓在郫都的落地生根。

扬雄绿道

走完扬雄绿道,今天,在扬雄堪比王侯封土的大墓前,可见香火的痕迹并不寂寞。几位游人,和我们一起,只是悄然绕着大墓转了一转又一转。天凤五年(18),扬雄故后,独葬安陵阪(今陕西咸阳市东)上,弟子侯芭负土作坟,并守孝三年。扬雄之墓号曰“玄冢”。不知后来,弟子侯芭是否把热爱故乡的老师迁葬回了故土郫都友爱镇,抑或,这一个大墓,只是乡人对于一个无法归来的游子的一种纪念与遥想。

扬雄墓

子规叫了。那个不大说话只好读书的扬子呢,是否跟着村口的一条潺潺的溪流,又回来了。今天的子云村,芳草萋萋、莺飞草长中,只有远方大朵大朵的白云,自在而悠游。

“县圃大竹万个,流水贯之,浓翠欲滴。”范成大眼里的“大竹”,当就是今天我们所说的“天府文化”的典型载体“川西林盘”,而今人要看保存完好的川西林盘,或许也只得来灌区郫都了。明人王士性《广志绎》对成都平原的记载,今天也只能在“八河并流、上风上水”的郫都一带才能寻觅得见:“江流清冽可爱,人家桥梁扉户俱在水上,而松阴竹影又抱绕于涟漪之间,晴雨景色无不可人。”这或许也是,我把郫都认作江南的原因吧!

祭拜扬雄

妻子跟着我拜谒了扬雄,我自然要陪她去赏一道花。“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妻子常于窗下临写这首词,但我们不知昔日易安居士窗下的海棠,是否就是今天一路可见的贴梗海棠,灿烂富丽?陆游任成都府安抚使参议官时,写诗说:“成都二月海棠开,锦绣裹城迷巷陌。”那时候,成都平原上的许多街巷,花开似锦的海棠花,是否就有现在友爱镇的一树树呢?

海棠花

“国艳”海棠花,可谓友爱镇的一张亮丽名片。“乱花渐欲迷人眼”,走进农科村,院坝,篱笆,田边,墙头,一枝枝海棠,醉了如织游人的一路阳光、一路芬芳。路上碰见的一个卖煮毛豆、花生的婆婆告诉我们,除了农科村的海棠,附近还有一个田园花海,玉兰花、樱花……好多花都可以看,石羊村还可以看大红紫薇……“鲜花盛开的村庄”“没有围墙的公园”,看来,农科村的确名副其实。我们顺道给热心的婆婆买了一袋煮毛豆,味道仿佛儿时,乡下祖母的手艺。

走过徐家大院时,我对妻子说,这可是中国第一家“农家乐”。1982年,有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当时还叫祝善村的农科村村民们,就率先搞起了花卉苗木和盆景种植。后来,村民徐纪元利用自家院坝,开办了中国第一家农家乐。2006年,农科村有了“中国农家乐旅游发源地”的金字招牌。

清乾隆二十六年(1761),以江苏拔贡任郫县县令的沈芝,到了郫县,可谓兴奋不已,“赖尔胼胝力,酌尔郫筒酿,乐哉我忘返,农歌远酬唱”。茂林修竹,桑蚕人家,阡陌之间,林盘之上,这个充满歌谣与诗意的古之郫都,让一个江南的书生,乐而忘返。“乐哉我忘返”,加上自古以来的都江堰灌区“沃野千里”,这或许就是“农家乐”能够诞生在这片“古蜀之源扬雄故里”的缘故吧。因闲适而进取的郫都人,血液里流淌着的一如杜宇鳖灵、一如严君平扬雄的文化因子,则让郫都人在守成上积极创新,有了一个个公园、花园一样的村庄与桃源,有了一个三千年丰盈如江南的“安逸郫都”。

友爱镇农科村

安逸郫都农家乐,扬雄故里花满城。村里的一个叫扬子的少年,拉着一只美丽而婀娜的“鹃城风筝”,和伙伴们一起奔跑在大地上。白云飘过,子规叫了,是谁的梦境变成了满城花海,是谁的一袭青青容颜,在我们笑眯眯的仰望里,不须归去,不须归去……

 

扬雄研究 2018-2088 All Rights Reserved 扬雄研究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9041944号